[宋河酒业和宋河股份]宋河酒业:上市折戟,朱文臣融资的重要渠道之一

众所周知,宋河酒业被卷入*ST福仁财务造假,从一个御酒一哥变成了白酒市场的配角。

对朱来说,这可能还不是最重要的。*ST辅仁巨额资金被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占用,仍悬而未决;公司业绩持续低迷,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亏损,今年上半年又亏损4.12亿元。

朱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?

内部控制失衡

昨日,*ST福仁发布公告称,公司因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,被河南监管局警告并罚款50万元;代理董事长朱成功和总经理朱分别被罚款30万元和20万元。

2021年年报一再延迟披露,与2019年年报披露时的情况类似。都是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非标准意见,除了这次是深圳旭泰,上次是瑞华所。随之而来的是监管部门对年报的问询,公司随即进入核查和回复的循环。

对此,公司表示,转让协议子公司履行了内部审查程序,最终协议终止,对公司不构成实质性影响。但由于协议合并金额较大,子公司未向董事会报告,导致公司未就此事项进行信息披露。

皇帝的新衣

本来公司已经借壳上市多年,几乎没有分红。朱早已习惯了“铁公鸡”的称号。规划2019年第一次分红,让人既大开眼界,又满心欢喜。

当年7月中旬,公司披露2018年度分红公告,按照每10股派发1元的方案,预计派发红利6271.58万元。

分红站起来,主要是没钱。据公司事后回应,虽然当时公司账面资金为1.27亿元,但大部分资金有限,可用资金只有377.87万元。

2019年一季度末,公司账面货币资金高达18.16亿元,6000多万元无法取出。市场上一片哗然。

黑天鹅事件如同多米诺骨牌的倒塌,揭开了公司的现金流危机,而朱的资本大戏也露出了冰山一角。

根据瑞华的报告和公开报道,这些项目有不少流入了朱控制的上市公司外部企业,其中松禾股份松禾实业均在其中。

朱成为上述上市公司巨额资金占用的最大受益者。同时,他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

2019年12月,分红中断5个月后,上交所公开认定朱10年内不适宜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管,成为其创业以来最大的污点。半年后,和朱分别出任董事长和总经理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朱是老子故里河南鹿邑县一家皮鞋厂的经理。他是如何收获第一桶金的,市面上流传的版本很多,所以他的原始资本从何而来,至今仍是个谜。

在朱的统治下,宋河酒业的营收规模从2002年的1.27亿元飙升至2013年的22.5亿元。他计划将宋河酒业推向资本市场,与高盛平安上海梅辛等联手。将提前入市,期待在宋河狂吃a股盛宴。

[宋河酒业和宋河股份]宋河酒业:上市折戟,朱文臣融资的重要渠道之一 热门话题

朱原计划2015年让宋河酒业上市,但被搁置,触发了与上海梅辛的回购条款。

上海梅辛年报显示,2014年,宋河酒业营收已经不佳,营收13.24亿元,净利润1.29亿元,2015年净利润1.7亿元。

尽管上市失败,宋河酒业仍是朱的重要融资渠道之一。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底,宋河酒业以散酒等资产抵押贷款12笔,待还金额19.72亿元。
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佛罗拉立库技术有限公司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