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个人都在寻找出路,但我担心直播是一条死胡同

今天,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位博主在开玩笑:豆阴有300万粉丝,但一小时只卖了600元。

每个人都在寻找出路,但我担心直播是一条死胡同 热门话题

这不是伤害,是侮辱。

“我不知道其他livestreams销售商品的数据是否真的有几千万。我想知道真实的数字。”

就在几天前,有一位名叫“彩虹夫妇”的主持人在《斗吟真人秀》中说,她每天赚了300万元,“一次过两亿多元的生活,扣除费用后净赚400万元,拿出100万作为捐款,最后赚到了300万。”彩虹夫妇在《斗音》上的900万粉丝仅是前一位博主的三倍。

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

交付数据中存在水分

但它的水分比维雅少

实时查看货物数据真假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携带货物的直播数据被严重淹没。每天在一次活动中有数千万件商品。每个平台释放的总GMV超过GDP。

造成虚假平稳的原因很简单:泡沫越大,品牌合作就越有吸引力。矿坑费用不断上升,佣金也可能不断上升。佣金是销售和发货的前提,销售商品除了定单和退货外,还有成熟的刷单产业链支持。结果是,用户是羊毛,主播赚的是实实在在的钱,品牌赔钱并大喊大叫,营销部门可以给老板这份工作。

在维雅因逃税被罚款13.41亿元后,人们意识到,无论泡沫有多大,彩带都能赚到实实在在的钱。后来,除了悉尼,还有很多不太知名的主播因逃税而被罚款,即使你从未听说过罚款的数额也非常惊人,比如徐国豪被罚款1.08亿元,恐怕很少有人知道。

然而,也是在维亚事件之后,锚定公司才低调行事,因为“吹牛会被征税”。虽然货物的实时数据是真是假,但水被挤干了很多。“彩虹情侣”每天净赚数百万,没有多少水分。

[电商新闻]

我想把这碗饭放在空中

真的不适合我们媒体吗

为什么拥有900万粉丝的“彩虹夫妇”每天卖出2亿件商品,净赚数百万,而拥有300万粉丝的博主只能卖出600元一场游戏 原因很复杂,涉及多方面,;同样很简单:博客作者/自媒体/KOL/Up主持人不适合吃这碗饭的直播。

这很复杂,因为流媒体直播的核心是“商品”,其次是内容,最后是流量。

先看“货物”。

“商品”是供应链,或是有独特的商品,如快手许多农民锚定、水果销售商、蜂蜜农民、人参采摘者,他们是第一个有商品做内容获取流来销售商品的人;无论哪种商品都应该具有价格竞争力,是全网最低的价格,否则用户为什么要蹲在直播室看直播买东西,吵闹、费时费力往往抓不到折扣,花时间坚持就是便宜,否则拼多多、京东、淘宝一键定购不甜

现在,许多品牌意识到,与主播合作为其整个网络提供最低价格是非常糟糕的。与其为别人做婚纱,不如培养自己的主播来做“自播”,这也可以带来订单,不给维修费,不给佣金,并为商店积累粉丝。在淘宝、京东、PDUODO,越来越多的主流品牌店已经开设了正常的“自播”,负担不起主播的中小型品牌将使用“虚拟主播”,产品说明+优惠券,AI可以做得很好。

“彩虹夫妇”有能力买到最便宜的纸巾、尿布,这是供应链的优势所在。一开始,这位博主只卖600元。现场直播的主题是“实用研究设备”,很难销售。

现在看看内容。

博客作者凯文·斯图尔特Kevin Studio售价仅600元,主要写国际政治,如巴西、墨西哥、乌克兰和其他国家。他以故事为导向的方法受到许多互联网用户的欢迎。在2019年成为自媒体之前,他从事电子商务营销。一位非常了解电子商务营销的人,第一次用商品直播时感到震惊,为什么

这不是Tiktok。但是:我们媒体不适合吃这碗饭。无论是对B还是对C,无论是图形还是直播,博客/自媒体/KOL/Up主机/智幻主机等,为用户提供的核心价值是内容本身,如干货知识、商业观察、人文科普、历史故事等。如果有品牌合作,将在内容中插入广告,或者内容就是广告,帮助品牌通过内容影响读者并获得商业回报。无论内容平台是什么,本质都是一样的。

让B站顶流量比学生如何卖货,让微博巨头V如顶流量比明星卖货,概率必须被推翻。

几年前,一些有影响力的自媒体进行了商品直播,同样令人惊讶。吴晓波的粉丝和影响力在商界是不可否认的。然而,在2020年,吴晓波的累计观众只有14500人,货架上有三款产品,销售额为2658.6元,并不比陆凯文好多少。在淘宝直播中,吴晓波的表现较好,前5个小时,吸引了800万人观看,售出果酒100瓶,被子20条,鸭锁47条,到彝族小吃40条,总销售额超过2万元;第二次活动超过800万人次,带来近100万件商品,但19件商品的销量均为0。淘宝直播商品转化率较高,在吴晓波老师的官方支持下,人流并不黯淡,但凭借商品结果,魏亚、李佳琪这些专业主播还是有些差劲。

有影响力的人是影响力的食物,这与直播的现金逻辑完全不同,后者就像一个木匠,很难做好铁匠的工作。

2022年,行业环境恶劣,广告市场冷淡,品牌预算大幅减少,“自媒体”的品牌合作机会减少,拥有数百万粉丝的许多“自媒体”博主的广告合作减少。每个人都在寻找出路,但我担心直播是一条死胡同。

最后是交通。

今天在微博上有传言称,新东方旗下的“东方选择”Oriental Selection服务受到Tiktok流媒体限制。该消息传出后,新东方在线在香港的股价跌幅高达10%。但随后双方否认了谣言,新东方表示没有通知trill限流和trill电力相关负责人,表示:“东选流程没有限制的情况下,东选是trill电商品质生态的代表,trill电业鼓励类似优质演播室在平台上继续运营和发展。”

这就是为什么豆荫上的热门主播偶尔会改变他们的形象。在选择东方之前,刘庚红的流行时间并不长;在刘庚红之前,张同学才刚刚起步。铁摇阴,水网红,平台谁要火谁能火。

说到流媒体直播,流量的逻辑已经改变,因为:流媒体直播本质上是商业内容。商业内容、平台算法干预只会更多,而不是更少,因为平台不能让博客作者吃亏,服务器、带宽、程序员等等。因此,带商品的直播真的可以移动,除了商品外,内容外部也“充值”,即一套完整的流媒体系统,即花钱在平台上购买流量,如发布Shacking+。

Shake+不是你花钱就有流量,花同样的钱别人可以得到十倍+流量,这从“屡战屡败”的兴趣店罗敏卖预制菜来看,Shake Yin铸流量这套需要专业做,这相当于PC时代做流量SEO/SEM,但更复杂。

因此,我们媒体博客不能卖东西是正常的,但卖完是一个奇迹。这样的奇迹还没有发生。
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佛罗拉立库技术有限公司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